联合报社论/禁带职参选是假议题,降补助款才是真的 时代力量针对韩国瑜要求禁止「带职参选」,违反民主法治的普遍原则。图/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分享 facebook 为杯葛高雄市长韩国瑜带职参选总统,时代力量拟修改《公职人员选罢法》,规定公职人员「除连任外」不得带职参选;否则将视同辞职,并追缴已领取之选举补助款。时代力量这项提案是反民主的假议题,目的在帮蔡英文连任护航;但「因人造法」不仅窒碍难行,更将妨碍民主竞争。也因此,连民进党都不敢表态支持。作为「小绿」,时代力量帮民进党追打韩国瑜,并不意外。而韩国瑜刚刚当选高雄市长即要角逐总统,确实因有违选举承诺而引发社会议论。但时代力量针对韩国瑜的个案要求禁止「带职参选」,着眼显然过度狭隘,违反民主法治的普遍原则。更严重的是,规定带职参选仅适用「寻求连任」者,势将危及民主政治「越级挑战」的精神,变成「保障现任」的魔障。 -->试想,如果真修法禁止「带职参选」,那幺二○二○最可能的三名总统角逐者,包括蔡英文、韩国瑜、柯文哲都将在被禁止参选之列;反而是朝野初选失利的赖清德、郭台铭、朱立伦因没有公职在身,才得以参选。可见,完全禁止带职参选,将造成「汰强保弱」的反效果,绝不符合民主政治的目的。至于时代力量提案排除「寻求连任者」,目的也很明显,如此一来仅剩蔡英文可带职参选,韩国瑜及柯文哲则遭排除。这幺针对性的修法,根本是开民主倒车。韩国瑜刚当选首任市长就要角逐总统,与柯文哲刚当选第二任市长就要追逐大位,两人的正当性及当选机率都只能交由选民裁定。如果民众对蔡英文治理极为反感,则极可能改投韩、柯,而不计较两人的市长职位是否做好做满。反之,若民众觉得韩、柯无法胜任总统大位,或不苟同他们带职参选,蔡英文即有机会连任。简言之,总统的选择权在于选民,政治人物不必编织理由去保障现任者。更何况,在没有现任总统寻求连任的情况下,现职首长或立委难道也不容许带职参选?以美国为例,总统多半是由担任过州长或联邦议员者出任,也有像川普这样从未出任公职的黑马。若法律严格禁止公职人员带职参选,美国极可能产生不了总统或好总统。以欧巴马为例,他二○○五年首度当选伊利诺州联邦参议员;在六年任期中,他两年多即宣布参选总统,并在二○○八年获得民主党提名,并成为首位非裔总统。如果美国有时代力量这种小心眼,欧巴马还可能出线吗?时代力量「禁止带职参选」的提案,不仅是假议题,也是反改革的退步立法。选罢法中该做的改革还很多,诸如选举补助款的金额,不在籍投票制度的建立,都是优先选项;但前者却难获同享其利的朝野政党支持,后者则遭绿营以担心中共操控而推拖阻挠。也因此,选举补助制度不断平添国家财政负担,造就「选举富人」,却无助民主进步;而人民应该享受的自由投票权利,却始终遭到剥夺。目前我国的选举补助款分成两类,一是对于公职当选人的补助,一票补助卅元;二是对政党的补助,每票五十元。前者,是为鼓励廉能而财力不足的人才从政;后者,是希望给予小型政党多元发挥的空间。然而,这些奠基于国民党一党独大时代的制度,经社会及政治环境不断变迁,其实已不符立法初衷。原因是,近廿年来的选举募款制度已逐渐成熟,贫寒之士参选的困境早已不复存在。然而选举补助款源源不绝地发放,不仅蚕食国家财政,更堆砌胜利者「锦上添花」的效果,总统当选人瞬间变成亿万富翁,县市首长则成为千万富豪。包括政党补助款在内,也助长了附庸政党或殭尸政党的存在。这些,都应该重新检讨,以免国家资源无谓地浪费。时代力量搞禁止带职参选,纯粹是假议题,请多做点有益民生的正事吧!